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
添加到主屏幕

请点击,然后点击“添加到主屏幕”

顶点文学 www.ddwx.cc,ahgmy文集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!

      水井,千百年来滋润着家园,维系着生活,喝着井水长大的人,谁不对故乡的水井怀着深深的感情呢?古语说外出的人叫“离乡背乡”充分说明了水井在人心中的重要地位,水井在离开了家乡的人心中,是故乡不可分割的一部分,它深深地镌刻在游子的心中。

    老家是个只有十来户人家的小村庄,水井在村东头的大路边。宽大的井口由四块石板围成,由于使用的年头多,每块石板上均被汲水的井绳勒出几道深深的凹槽,井壁是用参差不齐的石块砌成,石块上布满鲜绿的苔藓,映得水井绿汪汪的。井旁斜生一棵老槐树,据说就是因有它才在那儿打的井,一柄粗黑的树杈伸出,恰巧覆盖住水井四周。这口井井水清澈甘甜,冬暖夏凉,大旱之年亦不曾干涸,在附近几个村庄是出了名的好。

    天刚蒙蒙亮,打开院门,放走鸡鸭后,就要开始挑水了。拿扁担挑起两个木桶,打水的绳子吊在扁担头,到井台后,先用绳子拴好水桶续到井里,拉着绳子让水桶在水面上左右晃动几下,手猛地一抖,那水桶“叭”地一个翻身便沉入水中,再用力拽绳子,一桶水便被打了上来。悠悠荡荡地将水挑进厨房后,力气大的人根本不需水桶沾地,便能将两桶清亮纯净的井水哔哔地倒入水缸里,葫芦做的水瓢便在缸里荡漾。有了水,炊烟袅袅升起,一天的生活才有滋有味地开始。

    能挑水是一个孩子长大的标志。做母亲的在一起闲聊,问起家中的孩子多大时,有的便自豪地说“老几老几能挑水了。”能挑水了,就说明你已是个半大小子,可以顶个人用了。记得我第一次挑水时,那在父兄手中灵巧听话的木桶怎么也不听我的使唤,左拉右拽就是不向水下钻,捣腾了好半天才勉强提上来大半桶水。扁担一上肩,那一担水异常沉重,虽然也想象别人那样自如地挑起就走,却两腿发软,走起路来直打摆,不由自主地就弓腰缩背起来,当我趔趔趄趄地将水挑到家后,两只鞋早就被水打湿透了。奶奶笑着对我说:“叫你别逞能你不听,你还小,还得过两年才能挑水呢!”奶奶的话是对的,两年一过,我不知不觉也就会打水、挑水了。

    水井在村子尽头,四周极敞亮。那儿有光滑的石板,有平坦的场地,有湿润的泥土和葱笼的大树,是我们小时候天然的游乐场。我们在那里爬树、斗鸡、打溜子、推铁圈、比赛摔跤、比翻跟头,或在树下划上线下四方、打纸卡,整天玩的不知道回家,非得等家中大人喊几遍才恋恋不舍的回家去吃饭。累了,就在井台上或树荫下休息,渴了,用小玻璃瓶拴上线到井里提水喝。也有大一点的调皮又胆大的孩子,疯了一身汗后把脚分开,踩着井壁的石缝下到井里探下身子捧水喝,被大人发现了免不了被训斥一顿,怕弄脏了井水,更怕有什么闪失。长在水井旁的老槐树也给我们带来了不少乐趣。春天槐树花开时,整个村中便弥漫着一种甜香,那种味道会使人沉醉。用铁条做的钩子把一嘟噜一嘟噜的槐花扭下来,将未及开放的花蕾摘下送回家中,准能吃到香喷喷的蒸槐花;夏天,槐树上长一种小青虫,会用丝把自己吊在空中,你用手提着丝,就能牵着它玩,它在地上爬行时,身体中段老是弓起来,一起一伏的,让我们感觉很新奇。

    炎热的夏季里,在老槐树的庇护下,井水更加清凉。从地里干活回到家,打一桶水用瓢舀着咕嘟咕嘟喝一气,能爽透心肺,不禁感叹,真凉真甜!把家中买的西瓜放在水井里拔,晚上捞出来吃时,那西瓜不仅透着一股凉气,味道也似乎更甜,咬一口,凉丝丝、麻酥酥的感觉能从舌尖一直渗入肺腑。吃过晚饭后,村里人会不约而同地到井边乘凉,近的干脆就把凉床搬到那儿去。男人们摇着扇子天南地北地神侃,女人们抱着孩子聚在一起轻声拉着家长里短。一轮圆月升起,那月光淡淡的,把人笼罩在清辉中,大地上偶有草虫浅吟低唱,带着庄稼清香的微风拂过,给人送来阵阵凉爽,一身的暑气不经意间便消褪了。

    慢慢地,村里的水井被手压井、电动泵、自来水所取代,在乡村生活中延续了千百年来的水井似乎完成了它的使命,被渐渐废弃了。没有了水井,乡村的生活也似乎缺少了一种独特的韵味。走在乡村,看着被荒废的老井静默地孤零零地被野草残枝掩没,一种别样的滋味便会涌上心头,也许若干年后,水井会成为仅存于书本上的一个名词吧。我不知道,在万簌俱静的夜晚,有多少人如我,会想起故乡那曾经纯净甘甜的水井。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
添加到主屏幕

请点击,然后点击“添加到主屏幕”